奥斯卡颁奖典礼已过,大家也已经知道了今年奥斯卡的最佳影片是哪一部,不过看似出人意料的背后其实早就有伏笔!

那么接下来笔者通过分析近20年的奥斯卡提名影片,为你揭秘看似让人捉摸不透的奥斯卡竞争中都有哪些套路:

在有资格角逐奥斯卡奖的各类型影片中,获得提名或是最终摘下“最佳影片”桂冠的,绝大多数都是剧情片。

上图显示,符合投递规则的影片中19%为剧情片,而赢得“最佳影片奖”的影片剧情片占比高达38%。喜剧片的情况则正好相反:许多喜剧片获得了奥斯卡提名,但真正折桂的极少。

除了“剧情片”这个大方向外,还有哪些电影元素能征服奥斯卡奖评委,增加获得“最佳影片奖”提名的机会呢?

如果你锁定了一个真实故事作为拍片题材,情节却不够丰满,不妨发挥想象力添加一点虚构内容。

不少获得提名或最终拿奖的影片就是现成的例子: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于执导的传记题材影片《美国狙击手》根据狙击手克里斯·凯尔的真实经历改编,片中凯尔的对手是以不同人物为原型糅合而成的角色,最终这部影片获得了最佳影片提名。

《为奴十二年》改编自所罗门·诺萨普的自传,讲述他被绑架成为奴隶的故事。为了增加戏剧性,编剧缩短了有关诺瑟普身份来历的司法诉讼时间。这部电影获得了2013年奥斯卡金像奖。

2000—2019年,共有2682部影片获奥斯卡奖提名,下面就根据这些影片来探究奥斯卡会员们在过去20年间的品味及偏好。

通过拆解了各种电影情节,发现了各种频繁出现的套路,例如主角们总是幸福快乐步入婚姻、向其它电影“致敬”的情节、管家就是杀人凶手等桥段。

例如,彼得·杰克逊的《指环王3:王者无敌》在2004年获得了最佳影片奖,影片以佛罗多离开他的朋友山姆和中土世界而告终。

首先是由原著小说改编,其它取得成功的原著改编电影还包括《英国病人》、《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和《阿甘正传》。(关注淘梦:iamtmeng 获取更多影视干货)

其次,杰克森的电影中的壮阔景色也是得奖的一大助力,《走出非洲》、《泰坦尼克号》和《与狼共舞》等得奖影片也都拍出了壮丽的自然风光。

在《一个明星的诞生》中,布莱德利·库珀所饰演的杰克森·缅因是一名曾事业辉煌但逐渐走下坡的歌手,因酗酒而意志消沉。

《绿皮书》中的男配角马赫夏拉·阿里扮演一名天才钢琴师,经常喜欢来上一两瓶“顺风牌”威士忌。《黑色党徒》中的3K党成员艾芬豪总是处于醉酒状态,而传记电影《副总统》里的迪克·切尼和总统布什都有酗酒问题。

这还没算上《波希米亚狂想曲》中酗酒过度的场景,或是《罗马》中因为寂寞和挫折而不断饮酒的情节,两部电影同样获得奥斯卡最佳电影提名。

是否只要拍一部改编自真实故事的揪心电影,再加上酒精元素和壮丽的自然风光是否就能保证赢得奥斯卡奖呢?答案是否定的。从数据统计来看,没有特定的电影题材在统计数据中拥有绝对的得奖优势。

根据美国社会学家Gabriel Rossma和席尔克Oliver Schilke2014年发表的奥斯卡研究,影片上映日期对于是否入围奥斯卡也是非常重要的决定性因素:越靠近年底上映的电影,被提名的几率就越高。(关注淘梦:iamtmeng 获取更多影视干货)

因为提名名单是在1月公布,此时评委对刚放映不久的影片还记忆犹新,而从提名揭晓到颁奖前夕,制片方还有时间争取奥斯卡评委手中的一票。

除了电影内容外,宣传预算也是重要因素。据《》报道,Netflix为《罗马》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的花费高达2000万美元。

由此看来,剧情桥段和壮阔的景色虽然是不可或缺的元素,但还得要有充足的预算,才能幸运捧上“小金人”。

过去一年里,奥斯卡奖最受好评的影片并不仅仅是一系列关于社会政治或情感的论题,大多数入围2022年最佳影片奖的影片都暗指了一个主题:希望。

特别是这10部电影中(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10部影片:《贝尔法斯特》《不要抬头》《驾驶我的车》《健听女孩》《国王理查德》《甘草披萨》《玉面情魔》《犬之力》《西区故事》《沙丘》)的大部分都围绕着成长故事展开,讲述了在动荡的家庭或社会中成长的成功与悲剧,强调我们可以从反思过去中获得快乐,也可以从创造一个比现在更好的世界中变得更乐观。

疫情加深了人们对未来的生存危机,也对电影行业造成了不小的打击,一些人担心影院和票房收入可能永远无法真正恢复到疫情前。

经历了这一切之后,可以理解奥斯卡的评委们为什么会选择一些关于童真和失去童真的故事。毕竟,即使失去了童真,也可以告诉我们,我们可以熬过无限的痛苦。

半自传式黑白电影《贝尔法斯特》以20世纪60年代末为背景,从一个小男孩巴迪的角度讲述了爱尔兰当时混乱的社会环境,而巴迪就是当时编剧兼导演肯尼斯·布拉纳的化身。(关注淘梦:iamtmeng 获取更多影视干货)

在巴迪的心目中,他的新教工人阶级的父亲是一个白帽英雄,勇敢地面对社区中反天主教的暴徒。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并没有直接根据自己在好莱坞的青年时代创作喜剧爱情片《甘草披萨》,相反,它是根据前童星出身的电影制片人加里·高兹曼的轶事改编,安德森长大的在圣费尔南多山谷仍然贯穿整部电影。

同样,在《西区故事》中,童年记忆的涌动激起了人们的情感,这是另一个充满希望的青春故事。为了实现童年的梦想,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选择重新改编以罗密欧与朱丽叶为灵感的 1957 年经典舞台音乐剧。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10 岁时第一次听《西区故事》非常感动,他在脑海中想象了整个制作,并且从未忘记它。

《健听女孩》和《理查德国王》都聚焦于才华横溢的女孩,她们利用父母给予她们的爱和支持来追求自己的职业明星梦想(分别在音乐和网球世界)。尽管这些家庭面临着种族歧视、阶级歧视和残疾歧视。

《沙丘》中,贵族少年保罗父母双亡,在还未准备好之前就卷入了星际战争。《犬之力》中的Peter是一名医科学生,丧偶的母亲再婚到一个危险的家庭。《驾驶我的车》的渡利是一位年轻的司机,仍然受到童年虐待的困扰。

这些成长故事的中心人物中大多数必须作出改变,来改善自己的生活或家人的命运。这种相似性甚至蔓延到了最佳影片之外。(关注淘梦:iamtmeng 获取更多影视干货)

最佳国际影片和最佳动画影片单元中的《上帝之手》、《逃亡》、《智能大反攻》也聚焦于破碎的家庭和孩子。

虽然现在有点事后诸葛亮的意味,但是看过本文之后,你也可以通过以上提到的那些套路推测出之后奥斯卡会选出哪些影片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