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2012赛季的收官战,阿圭罗的进球帮助曼城在最后一刻夺得了英超联赛冠军。而对于作为历史背景板的QPR来说,那天也是特殊的一天,因为他们在那一天确定成功保级,得以继续征战英超(当然,那一天也有遗憾的事情。乔伊-巴顿在比赛中吃到了红牌)。

在另外一场收官战中,QPR的保级对手博尔顿与斯托克城战平,双双让出了保级机会。而在对阵曼城的比赛中,QPR上下是否一直在关注博尔顿对阵斯托克城的比赛呢?博尔顿与斯托克城战平的消息,是否对阿圭罗最终绝杀QPR起到了一定作用?The Athletic记者Sam Le采访了当年效力于QPR的6位球员——包括支持曼城的内丹-奥努哈和曼联后卫里奥-费迪南德的弟弟安东-费迪南德,还原了当年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情绪对比强烈、充斥着责备、遗憾的故事……简而言之,那是“过于疯狂的日子”。

肖恩-德里:我觉得作为英超球队,我们在放缓脚步之前,有尝试过努力。我们签下了一些非常昂贵的球员,球队的人员变动也很频繁。这使得球队在更衣室和球场上并不团结,甚至有拉帮结派的情况出现。我总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对阵曼城的那场比赛,我们有着精彩的表演,这场比赛无疑是英超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比赛之一。

杰米-麦凯:这场比赛可不是什么团队精神的产物——这是一个事实,大家有小团体的情况,而且这种情况在球场上也有表现出来。和此前那个赛季相比,球队根本没有团结精神。

安东-费迪南德:很多人对比赛有着不同的看法,更衣室里的气氛非常紧张,但在最后关头,所有情绪都汇聚到了一起,大家并不想降级。没有人想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留下一个“跟随球队降级”的污点。

内丹-奥努哈:那场比赛是我十几岁以来最紧张的一场比赛。我一直在思考不同的情况。比如,“我们赢得比赛,曼城就不会是冠军。如果我们输了,他们会夺得冠军……但如果博尔顿赢得了比赛呢?这意味着我们将会降级。”我有着复杂的情绪,这让我感到非常焦虑。但我又无法逃避这一切。

安东-费迪南德:首先,我们的目标是留在英超。但如果我们赢得这场比赛,我老哥的球队(曼联)将会赢得冠军,所以我也会带着这样的想法去战斗。

2011/2012赛季收官战,阿圭罗的绝杀进球帮助曼城在联赛冠军争夺中击败曼联

肖恩-德里:英超联赛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它是顶级联赛,还在于它所带来的金钱。我渴望保持在那个水平。这才是真正的驱动因素,而且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作为一名34岁的球员,我还要养家。我希望留在英超。

内丹-奥努哈:我那年1月才加盟QPR,那会儿我25岁。我10岁起就在曼城。当曼城还在次级别联赛踢球的时候,我就看过他们的比赛。而现在的曼城已经在争夺英超冠军了。我效力QPR几个月,以前的朋友都不是那么亲近我了。但我知道他们的目标就是赢得比赛,而输掉比赛的我们就会降级。我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英冠的比赛,我也不想参加英冠的比赛。

博斯罗伊德:当你有压力的时候,你不会在球场上做你通常会做的事情。你会谨慎行事,而不是冒险。所以当你做出这么大的决定之时,执行起来总是很困难。通常情况下,当你比赛的时候,你只会想你应该如何去破门。你只会考虑积极的方面,而不会考虑消极的方面。特别是在那场比赛中,我们在比赛前说的是“不要冒险,不要冒险”,而不是“这是我们可以做得比他们更好的地方,这就是我们可以赶上他们的地方”。

内丹-奥努哈:那一年曼城有着出色的表现,所以你会明白他们阵中那些球员是关键球员,他们会有怎样的表现。而且QPR主教练马克-休斯很清楚曼城会采用怎样的战术。曼奇尼从来不会偏离自己的足球哲学,所以他们会采用一种特定的方式踢球,他们有特定的进攻套路。我也曾是其中一部分。

曼奇尼每天都在训练中打磨球队。这就是曼城的战术,球员的素质和他们需要去打造的比赛风格,就是他们前进的关键因素。就个人而言,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而马克-休斯确保我们知道他们将如何去做这些事情。

肖恩-德里:我记得当我到球场,走下球队巴士,前往更衣室之后,我看到了英超冠军的领奖台。我认为将这玩意放在对手能够看到的地方,有点儿不尊重人——搞得这好像一个既定结果一样。我们在更衣室里也提到了这事情。我们认为,这就好像我们只是出去走个过场一样。但显然我们不是。

安东-费迪南德:有一件事情我挺不开心的,那就是我们还没有上场,曼城就搞得和赢了比赛一样。我认为这是不专业的,他们那会儿都还没有赢呢。比赛前我就有这种想法,我觉得这事情让我感觉没有被尊重。我觉得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像是在看“废物”一样,我真的很生气。从那年他们的表现来看,他们确实是当之无愧的赢家,但我们只觉得他们在尘埃落定之前,表现得太放肆了,他们认为一切剧本都写好了一样。

萨莫拉:每个人都认为这是注定的。就好像“他们一定会赢”一样,但我们也不是没有希望。我们只是为那场比赛做好了准备。我们是弱势的一方,但我们阵中也有一些出色的球员。当你承受住巨大的压力之时,你就能够在下半程迎头赶上,我们有几次就是这样做的。

内丹-奥努哈:虽然曼城是对手,但看起来他们阵中的熟人,比我在QPR的熟人更多。这事情太可怕了。比赛一开始,它真的非常非常可怕。

安东-费迪南德:比赛中我一直没有想过曼联的问题。我只是在比赛前有那种感觉。在比赛中,我从来没有想过曼联,也没有想过我哥里奥-费迪南德。这场比赛可关乎于我的职业生涯,以及我球队的未来。

在上半场紧张的对抗中,QPR表现得非常有韧性,直到萨巴莱塔在上半场快结束之时,接亚亚-图雷的传球,才攻破了QPR的大门。

内丹-奥努哈:我记得曼城球迷在北看台为佩德罗夫高歌——他之前是曼城球员,后来转会去了博尔顿。他们为他欢呼,是因为博尔顿在客场对阵斯托克城的比赛中占据了优势。所以那一刻,我们的情绪很低落。

安东-费迪南德:我只是觉得我们还有机会,我一直在说:“继续相信我们,兄弟们,我们还有机会。”我们总是保持着一种信心。这是我们所拥有的。在更衣室里,我们可能各有各的想法,但我们也有一些大心脏球员。肖恩-德里有着很好的心态,克林特-希尔、乔伊-巴顿、肖恩-赖特-菲利普斯、内丹-奥努哈,他们也有着不错的心态,他们都有着很好的职业道德。我们身上有这种特质。尽管我们并不总是那么合拍,但我们都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帮助球队保级。

肖恩-德里:你可以感受到。在那天你肯定能够感受到。虽然曼城球迷给予球队极大的支持,但其间也有一些平静。上半场之时,曼城球员背负着一些压力,而且到了下半场之时,他们的压力感愈发明显。当比赛进入高潮部分之时,球场内的气氛已然变得非常紧张。

下半场开始不到三分钟,西塞就抓住了莱斯科特高空球的判断失误,为QPR扳平了比分。

内丹-奥努哈:我感觉到了一切。当西塞进球之时,我感到非常高兴。虽然我为莱斯科特的失误感到遗憾,但我绝对为我们的进球感到高兴。

萨莫拉:莱斯科特那样的失误是很罕见的。那场比赛结束之后,他肯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哈哈。

博斯罗伊德:说实话,你知道那场比赛最重要的时刻吗?比赛最大的看点就是乔伊-巴顿被罚下。

萨莫拉:乔伊-巴顿对特维斯犯规了,他对我说:“兄弟,我要被罚下了。”我就对他说:“要不你把对面也弄个人下去?”当时我心里想的是,你也给对方造一张红牌,然后一起被罚下。试着帮助球队在比赛中获得人数上的平衡。

乔伊-巴顿的解释和我的略有不同!我现在确实对此一笑置之。乔伊-巴顿说:“真不相信你居然让我这样做!”我说:“不,兄弟。我意思是你带个人走!”我对他说:“本来这事情罚个几万英镑就了事了,你却跑去马赛了!”乔伊-巴顿在法国南部住了好几年,所以他也不怎么在意这件事了。但当时,我们都在想:“被罚下一个人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内丹-奥努哈:乔伊-巴顿和我……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尽管我们在曼城一起踢了很多年。在我看来,我和他一点都不熟。我们在很多事情都意见相左,所以除了一起踢球,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我告诉他,当我19岁就效力曼城,所以有些习惯会一直保持到现在。

安东-费迪南德:这红牌直接让我懵圈了。不过说回来,如果乔伊-巴顿继续在场上的话,我们会赢得比赛吗?我们或许真的有可能。当时我很不开心,比赛结束的时候,我又因为我哥的冠军奖杯飞了而心情更加不好。原本乔伊-巴顿能够帮助我们实现目标,顺便帮我哥送去冠军奖杯。

肖恩-德里:我没有看到当时的情况,但你确实在尽你所能操纵这些事情。你试图说服裁判,而这就是我所做的事情:我试图说服迈克-迪恩,但边裁说得有理有据。

杰米-麦凯:我不喜欢其他人跑到球场上来瞎嚷嚷。球场上的人已经够多了,在这种情况下,处处都显得混乱。因此,巴洛特利根本就没有必要试图搞事情。

内丹-奥努哈:乔伊-巴顿和我是两种不同的人。尽管他也是曼城青训学院毕业的,但我不认为他是曼城球迷。他是那种更希望忘记自己那段经历的人。我记得他效力纽卡斯尔之时,曾粗暴侵犯乔-哈特,我当时就在想:“你为啥要做这样的事情啊?”然而他就是做了这样的事情。

虽然,作为一个人,我不同意他的做法。但他确实是一名不错的球员。如果他在你的球队,他可以帮助球队走出一些困境。你怎么在赛季关键时刻让球队失望呢?乔伊-巴顿的表现让我惊呆了,我感觉他毁掉了我们的比赛。

尽管如此,QPR还是以2-1反超了比分。替补出场的阿尔芒-特拉奥雷(在乔伊-巴顿被红牌罚下之后,他替换下了西塞)传中球找到杰米-麦凯,后者头球破门。

杰米-麦凯:那粒进球不仅是我足球生涯最美妙的时刻,可以说它是我一生中最美妙的时刻。有时候在赛场上,你需要抓住一些东西来给自己额外的动力。保持好的身体素质是一项很艰苦的工作。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取得进球之时,我觉得我们有了一个真正的优势。

最初我庆祝之时,还带有一丝怀疑,但它给我们带来了希望。进球庆祝没有持续太长时间,然后我就跑回了我的工作岗位。

内丹-奥努哈:我记得当时我刚好站在曼城替补席附近,我觉得……真的很奇怪,我觉得……在那一刻,我都不知道如何庆祝自家球队进球。我真的,真的很开心,但这粒进球又感觉让我失去了一些心心念念的东西。杰米-理查兹,我曾经的队友,就坐在不远处的曼城替补席上。我的球队在比赛中给曼城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我不知道如何庆祝,尽管我内心有那么一丝狂喜。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过度庆祝的话,那么我就不要想再回伊蒂哈德球场了。”

萨莫拉:我也记得那会儿球场内奇怪的气氛,曼城球迷大概愣了五分钟。他们大吃一惊。曼城球员们相互望着对方,好像在说:“哦,我的天啊,这里发生了什么?”

肖恩-德里:球场气氛真的发生了变化。有四万多名去球迷在拼命呐喊,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所支持的球队正在失去赢得联赛冠军的机会。但我知道曼城球员在震惊之后,表现得多么冷静。几周前我看了他们的比赛,我觉得他们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不过场边的曼奇尼,看起来真的非常愤怒。

他挥舞着手臂,痛斥自己的球队,就像一个父亲痛斥自己表现不佳的儿子一样。他在球队最关键的时刻失去了冷静,这让我们有了更多的力量。

安东-费迪南德:这就像一场攻防训练赛。我们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我们中场人数少得可怜,我们只有一名前锋……顺便说一句,天气也很热。

内丹-奥努哈:他们一直在努力,但他们在这场比赛中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远不及此前37场。他们有射门,他们做了很多事情,但他们所做的事情,并不会让你感受到“这是英格兰最好的球队”。我们为了保级而战,我们并不想冒险。时间在一点点流逝,你一直希望时间能够快点儿过去,如果你频繁去看表,你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安东-费迪南德:我记得曼奇尼在边线上发了狂,他不断怒斥他的球员,因为比赛只剩下几分钟了,他们要输掉比赛了。我能够听到他在边线口吐芬芳。我不确定他们的球员是否能够听得到,但我肯定是听到了。

虽然曼城获得了一系列角球机会,但QPR门将做出了一些关键扑救。待到伤停补时阶段,QPR仍旧是2-1领先着曼城。

内丹-奥努哈:我们做得很好,门将做了一些很好的扑救,后卫和中场也表现得很好,前锋也很努力。我们竭尽所能,认为这是唯一能让我们坚持下去的结果。然后曼城得分了,哲科取得了进球。然后我感到了压力……我感觉自家球队要降级了。

博斯罗伊德:我记得当时哲科那球力道并不大。我们应该做得更好。不过当我们回过头去看这一切之时,你会发现球员们是如此努力。在如此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顶住压力在防守,然后还要保持头脑清醒。当他们不断移动之时,我们的防守真的非常困难。

肖恩-德里:当他们攻入第二粒进球之时,我意识到他们还会有更强大的进攻。我没有一直盯着时间看。我真的不知道比赛还剩下多久时间。我们开球之后,立刻就往远端传球,试图让球远离自家球门。后来我想:“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们完全可以倒个脚,然后回传给后卫、门将,然后耗掉30秒的时间。”

博斯罗伊德:当我出场的时候,马克-休斯的助理教练马克-鲍文告诉我,让球远离自家大门。然后当他们得分的时候,马克-鲍文告诉我,把球控制在角落里。毫不夸张地说,就是将球踢到角落里,在中后场倒脚,保持防线秒后,萨巴拉塔从肖恩-赖特-菲利普斯断球,皮球滚出边线。纳斯里还以为这是曼城的界外球机会(但其实是QPR的)。此时比赛进行到了93分钟,QPR掷出界外球——距离阿圭罗进球还有20秒。

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疯狂的时刻之一。我掷界外球之后,曼城将比分改写成了3-2。让我们好好谈谈这件事吧。因为我骨子里还是一个曼城球迷,我觉得我帮到了曼城。如果我不是一名曼城球迷,我一定会想办法去拖延时间。我可能会分心,可能会稍微拖延一下脚步……用各种各样的动作去浪费时间。但我仍然有一点试图尊重我的老东家和我的球队。所以我快速拿球,完成了手抛球。所以我对博斯罗伊德说,我要掷球了。

直到最近我才意识到,当时另外一片场地上,博尔顿的比赛已经结束了,所以替补席上的人都知道我们已经安全了。但我不知道。我只是将球扔到了我以为博斯罗伊德会出现的位置上。

我以为我能挡住阿圭罗的射门。我本可以做得更好。我不需要试着去抢球。事实上,我试图跑到巴洛特利面前抢球,这让他下定了决心。像我这种经验丰富的人,应该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不应该试图去抢断。比赛结束之后,我对自己更失望了。我将这种失望全部扛在了自己身上。那粒进球真的是我的错。这也就是为什么里奥-费迪南德没有能够收获冠军奖牌的原因。

从最低谷到顶峰,当时我的心情就是这样的。我意识到我们保级成功了,而曼城也拿到了联赛冠军。如果裁判还想补时10分钟的话,我们可能会在中圈互相倒脚。那一刻就是这样的。我们的保级目标,曼城的夺冠目标,以两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实现了。

事实上,我对结果一无所知,我并不知道博尔顿与斯托克城的比赛已经结束了。我是一名右中场,这意味着我就在替补席附近。突然间,替补席的人庆祝起来,球迷们也庆祝起来,但我们在场上其实什么也没有做。我转过去问主教练:“我们是保级成功了吗?”他给了肯定的回答。其实他们的反应就已经告诉我结果了。只是因为我所处的位置,所以我听到了,但我不知道球队其他球员是否知道这件事,特别是后防线上的球员。

比赛结束之后,我在想:“我最好快点离开这里,这里有很多曼城球迷,而我老哥为曼联效力。我会被骂的。不过好像也没美观,我可以去和QPR的球迷一起庆祝。”球场上挤满了人,曼城的球迷表现得非常出色。没有人和我提里奥-费迪南德。他们只是在说他们赢得了联赛冠军,而我们也没有降级。说句公道话,那个赛季的曼城是当之无愧的冠军。

我记得孔帕尼是哭着进来的,他拥抱了我们的球员。对于他来说,赢得英超冠军可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他曾和马克-休斯一起工作,所以他过来和旧相识们打招呼。我们更衣室内一片喧闹,他们的更衣室也是如此。我当时就在想一件事:“我们必须要走了,不然我们根本赶不到机场。当球迷离开的时候,街道上会变得更加疯狂。”

乔伊-巴顿和我的关系很好,现在关系也还不错。比赛结束之后,乔伊-巴顿还有很多情绪上的问题需要处理,所以我不希望人们认为他的红牌是我们输球的原因之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