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本名曹梦燕,在喜马拉雅FM拥有百万听众。自幼与山东济南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王梅教授学习钢琴,后留学奥地利攻读钢琴硕士学位,毕业于奥地利格拉茨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在奥地利欧中文化与艺术交流协会担任秘书长职务,也是上海音乐家协会钢琴专业委员会成员。专注儿童钢琴教育,拥有十几年海内外儿童钢琴教学经验。

  当我坐在那架破旧古钢琴旁边的时候,我对最幸福的国王也不羡慕。——维也纳古典乐派的奠基人、交响乐之父弗朗茨·约瑟夫·海顿

  音乐是直触灵魂的语言,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选择让孩子们通过钢琴触摸音乐,让孩子们学习用钢琴的丰富音色来表达情感。

  薇薇安是一个“80后”女孩,她从幼年开始学习钢琴,立志改变中国儿童钢琴教育的现状。一直到留学归来、功成名就,也未改初心,十几年来专注于儿童基础钢琴教育。

  2015年起,为了影响和帮助更多家庭,她进驻搜狐自媒体,成为认证专家、金牌作者。2016年,她在喜马拉雅FM平台开设音频专辑《晨听古典音乐磨耳朵》《儿童钢琴怎么学》,付费课程有近100万听众。2017年由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了《儿童钢琴怎么学》同名书籍。另一部《基础乐理练习题集》即将出版。

  她本来可以留在奥地利那个音乐之都,用毕生修炼成为一代钢琴大师;她本来也可以在国内知名大学任教,获得更闪亮的社会名片。她拒绝,她偏偏选择了一条最寂寞、最无名的基层教学之路。

  她除了灵巧的手、音乐的心,还有温柔、耐心、甜美的声音,默默耕耘在基层,与万千家庭分享学琴经验,陪伴家长和孩子一起成长。

  薇薇安的父亲是一名知青,也是上海京剧团的一名文艺青年,在“上山下乡”支援边疆的历史大潮中,薇薇安的父亲母亲从上海去了新疆。

  她的父亲精通中国传统民乐和西洋乐,最大的渴望就是,未来,女儿可以为他弹琴,他则伴琴高歌。但是,1985年的新疆还比较落后,寻遍新疆全自治区都没能买到一架钢琴。他的父亲“斥巨资”到北京买了钢琴,又想尽办法租了一个车皮,把那架大钢琴从北京运到乌鲁木齐。

  钢琴到位后,新的问题又来了,年幼的薇薇安根本找不到一位专业老师。一直到买琴一年半之后,薇薇安都五岁半了,才找到了第一位专业的钢琴老师。

  学琴之路辗转曲折,父亲亦坚决支持、坚定培养,这对一个年幼孩子的音乐教育,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一直到今天,薇薇安都坚定的认为,儿童学琴,家长的优质陪伴是至关重要的。

  因从小受音乐熏陶并接受专业教育,薇薇安得以在12岁时,被破格录取到新疆艺术学院。

  基于女儿的学琴之路,薇薇安的父亲谨慎地给女儿提了一个非常具有情怀的建议,不往钢琴演奏方向发展,而是向专业的钢琴教育方向努力,未来做一名优秀的钢琴教育老师。这个建议,也成为薇薇安的坚定选择。

  在新疆艺术学院,她年龄太小,总是抢不到琴房,在陌生的新环境里,她变得有点沉默。

  总找不到练琴机会,她就开始用心琢磨。大家吃饭的时候、午休的时候,她就钻进琴房,抓住机会练琴。逢年过节的时候,同学们纷纷回家,与家人相聚、庆祝佳节,她又一个人留下来,整天泡在琴房里,专注而努力的练琴。

  没有谁的成功是三言两语、唾手可得。所有今天的成绩,所有美妙的旋律,都源于她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里,孤独地、沉默地、持之以恒地练习。

  其实,她是一个话不多的姑娘,但因为琴弹的特别好,学院的三位主任都提出,请她留校当老师。

  她的恩师,现在的山东济南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王梅教授,也专注于钢琴教育领域。当时,王梅老师坚定地告诉她,一定要出国,一定要把国外最优秀的钢琴教育理念带回来,教给中国的学生们。

  于是,薇薇安带着这个崇高的目的,去了维也纳留学,学习他们最正统的钢琴教育体系。

  她在奥地利拜了一位名师——世界钢琴大师克黑尔(Rudolf Kehrer)。克黑尔教授是巴赫一脉的亲传弟子,2013年戴着光环和享誉离世。克黑尔教授感怀于这个中国姑娘的教育情怀,认真地引导她继续在钢琴教育领域深耕、学习、发展。

  薇薇安的留学时光,再次全部奉给了学业。她不仅拼命练琴,每个周末都固定去金色大厅或国家歌剧院听音乐会,还研读并收藏了大量琴谱。

  最宝贵的一件事是,她花了大量的时间,跑遍了欧洲的图书馆,把她能借到的所有琴谱,包括同一琴谱的不同版本,全部拍照、扫描下来,带回了中国。

  因为她的专业并不是教成年人,而是教儿童。鉴于自身小时候学琴的辗转、父亲期望、恩师教诲,她决定“不忘初心”,做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儿童钢琴老师。

  她深知,中国学生在国外考学特别难,就是因为他们在基础教育层面,大都走了弯路。这些孩子弹奏技法非常棒,但他们对音乐的领悟不足,这源于他们从小接受的是教条式钢琴教育,简而言之就是只学习怎么弹奏,而国外的音乐教育,更重视学生对曲子的理解。

  她深知,中国特别缺乏科班出身的钢琴教育老师。中国学习钢琴的儿童千千万,我们却至今找不到一家儿童钢琴教育品牌。究其原因,很多钢琴老师都是学习演奏出身。然而,会弹的人不一定会教。

  薇薇安说,同一架钢琴,同一个曲子,不同的人弹出来的声音是不一样的,这完全取决于演奏者的手指掌控,更取决于演奏者对音乐的不同理解和期望。

  开放式的音乐教育理论,是薇薇安进行音乐启蒙教育的一个重要方面。她把从欧洲带回的珍贵琴谱无私的分享给孩子们,期望孩子们可以在很小的年纪看到更多不同,启发孩子们进行多方面的音乐思考,逐渐认识到更适合自己的风格,找到自己最希望听到的声音。

  薇薇安反复强调一点,弹奏技法和音乐启蒙,同等重要,绝对不能为了钢琴考级就厚此薄彼。

  她期望通过自身努力,带给孩子们最正统的音乐基础教育,哪怕未来这些孩子不会成为演奏家或教育家,至少她可以教会孩子们一种能力,形成一个一生的爱好,陪伴孩子一生的学习、工作、科研,甚至更下一代的艺术教育。

  “不忘初心”,才能“方得始终”。薇薇安在基础钢琴教育之路上,身体力行,演奏和诠释着属于“80后”留学青年们的新“责任和担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