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头疼的不止这一件事,上周四,马斯克因其公开支持的加密货币狗狗币(Dogecoin)被起诉。原告是一名狗狗币投资者,指控马斯克和他旗下公司特斯拉及SpaceX实施了一场“金字塔骗局”:先四处宣扬兜售狗狗币,推高其价格,然后又让价格暴跌,他要求赔偿2580亿美元。

马斯克自己管理的公司,后院起火。近日,SpaceX员工联名发布公开信状告老板,表示马斯克在公共场合的言行经常让他们分心和尴尬。内部矛盾,愈演愈烈。

这位从南非来的小伙,变革行业、创造财富神话、还有可贵的娱乐精神,他一度是当代“美国梦”的代言人,把“硅谷钢铁侠”的标签贴在身上,去年还成为《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但是,在其所拥有的财富迅速膨胀之后,马斯克却负面缠身,曾经的“冒险精神”、“桀骜不驯”,此时此了变成了“反复无常”、“出尔反尔”。

从个人生活、公司管理,到公共领域的言行,若要细数马斯克的“罪状”,罄竹难书。

根据从取的法庭文件,马斯克4月刚满18岁的儿子(生理性别男)泽维尔亚历山大马斯克 (Xavier Alexander Musk) 已要求更改认定身份性别,并要求改名为薇薇安詹娜威尔逊(Vivian Jenna Wilson),表示,“我不再与我的亲生父亲一起生活,并且不希望与他再有任何形式的关联”。

此事一出,马斯克与跨性别群体之间的矛盾再次被翻出。2020年,他曾发推抱怨“性别代词术语”(指一系列建立在性别非二元论上的称谓,比如They、Zie、Hir等)。

他也是共和党人士、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的支持者。罗恩德桑蒂斯在3月签署了“不要说同性恋”法案,该项有争议的立法限制学校向学生教授性取向和性别问题,被许多人认为是对LGBTQ群体的打压。

在保守派和自由派拉锯、复杂、敏感的性别议题上,马斯克已经选择了自己的立场。

在支持多元性别成为某种“政治正确”的背景下,不少名人因为自己的言论几近被“取消”,包括英国作家JK罗琳、美国著名单口喜剧演员戴夫夏普尔(Dave Chappell)。

现已改名为薇薇安的泽维尔是马斯克与前妻加拿大作家贾斯汀威尔逊(Justine Wilson) 的五个孩子之一。2002年,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内华达亚历山大马斯克(Nevada Alexander Musk)出生后夭折,之后,他们通过试管受精,于2004年、2006年分别生下双胞胎和三胞胎。泽维尔是双胞胎中的一个。

马斯克与贾斯汀威尔逊的婚姻在2008年走到尽头。在2010年的一篇杂志文章中,她揭露,马斯克曾严肃地告诉她“我是这段关系中的Alpha”来宣告主导权。

马斯克与前女友加拿大音乐人Grimes的恋情也备受瞩目,两个特立独行的人育有一儿一女,分别取名为XA-12、Exa Dark Sideral。

关于马斯克的花边新闻不少,在前不久约翰尼德普状告前妻艾梅伯希尔德的“吃瓜大戏”中,他也露了脸。他曾与希尔德在后者离婚后短暂约会过。

有些传闻则更为严重。据美国媒体Business Insider今年3月的报道,一位SpaceX前空姐在2016年遭到马斯克的性骚扰,随后被SpaceX以25万美元封口。马斯克在推特对此事公开否认,表示报道目的是针对推特收购案。

撇开个人生活,马斯克旗下公司的内部矛盾才是那把悬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毋庸置疑,一手创立了特斯拉、SpaceX、Starlink、Neuralink、Boring Comany等高科技公司的马斯克是个成功的企业家和伟大的创新者,但他或许并不是一个好老板。

在SpaceX员工的公开信中,他们建议马斯克将个人言论与公司划清界限,并呼吁建设一个更重视多样性、公平和包容性的工作环境。但是,据报道,在公开信引起讨论后,至少五名参与者被炒了鱿鱼。

另外,马斯克经营的公司还面临多项指控,包括特斯拉“创造了一种有毒的工作场所文化,充满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对员工的蔑视”,SpaceX内部的性骚扰事件等等。

在《权力游戏:特斯拉、埃隆马斯克和世纪的赌注》一书中,作者揭露了马斯克在愤怒之下解雇员工的若干案例。

他对员工的严厉态度,在要求特斯拉全体结束远程办公回办公室上班的内部邮件中可见一斑,“必须回来,不然等于离职”。

说一不二、强势的个人风格、对异见者的零容忍、一言堂遇上大公司病,这让马斯克掌管下的这些公司内部的劳资矛盾像雪球般越滚越大,或将成为危机的导火索。这对公司产品的影响有多大,难以量化。

众所周知,马斯克是坚定的加密货币支持者,作为“币圈领袖”般的存在,他的一句话可以让本就跌宕起伏的币价坐上过山车。他炉火纯青地挑动市场情绪和注意力,现在,问题来了。

从去年年底开始,以比特币为代表一众加密货币的向上的势头戛然而止。上周末更是被“血洗”,据CNBC统计,从周末到周一下午,整个币圈蒸发2000亿美元。

这自然不是马斯克一人的锅。美国的5月通胀数据超预期,美联储预计将坚持货币紧缩政策,激进加息,受影响的还有美股大盘。

但是,马斯克在形势一片大好时“呼风唤雨”的能力不管用了。跟着他买入、持有,却财富缩水的投资者们自然不高兴。

至于收购推特的戏码,演到现在,他自身的不可预测、推特员工的反感、监管部门的顾虑等等因素, 都让这笔交易有了更多不确定性。

马斯克的经历和特质让人联想到另一个企业家,20世纪最令人瞩目的美国富豪霍华德休斯。

休斯父母在他十几岁时双双故去,在继承父亲的石油钻头公司后,他跻身电影界并获得巨大成功,同时,他终其一生都是飞行、航空爱好者,创造了多个飞行纪录,庞大的商业帝国横跨石油、影视、医疗、航天航空等行业。

他们的相似之处在于,都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天才、传奇的财富故事、疯狂而富有冒险精神的性格,甚至还有不完美的原生家庭和与女明星绯闻。

这给他们带来忠实的拥趸和无法平息的争议。人们爱马斯克,爱的不仅是真金白银,也爱其带来的有关个人成功的幻想。“慕强”的心理早已扎根,但现在,公众开始忌惮他的财富与话语权的能量。

这位“硅谷钢铁侠”已经证明了自己能让“豪言壮语成为现实”的能力,新能源车、商业火箭、脑机接口、地下隧道……马斯克想的,他都做了。

这或许也是问题所在,他是个直言不讳的人,换句话讲,就是爱胡说。马斯特一张嘴,律师、公关、投资人要跑断腿。他的言论,有几分真,几分假,人们已经分辨不清。

一个例子是,2021年,在综艺节目周六夜现场中,马斯克提到狗狗币和美元钞票一样真实,“是一种不可阻挡的金融工具,将接管世界。”而当主持人追问“这是否是一场炒作”的时候,他又说“是”。因为这一言论,狗狗币的价格从节目开播之后一路下跌,最多跌幅近40%。

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排行榜,马斯克以2277亿美元的身价名列第一,即使近期由于特斯拉股价和币价的因素有缩水,还是比第二名LVMH掌门阿诺德高出超800亿美元,几乎是杰夫贝索斯和比尔盖茨身家之和。

财富的激增是否放大了他性格上的缺陷?自信成了个人崇拜、坚定变成了刚愎自用、幽默变成了口无遮拦。

“邪恶资本家”人设不可避免地降临在每一个顶级富豪身上。比如 “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的马克扎克伯格,随着Facebook的各种负面新闻,他的形象,从一个众人追捧的科技怪才、硅谷精英,变成了一个邪恶机器人,表情包全网飞。

公众对于财富拥有者都有着更高的期望,如何用财富回馈社会,是他们不得不思考的问题。随着马斯克社会地位、实际话语权、政治参与度的提升,应该更注重言行,但是他依旧我行我素。

与此同时,他的政治立场也越来越清晰:与右翼政客频繁互动、对征收“富人税”的不满。这势必将令他树敌更多。

马斯克所拥有的巨额财富和理想主义,是他继续向火星进发、造福人类、追逐梦想的资本。或许他根本不需要在意外界的看法。但是商场瞬息万变,没有人能永 远站在最高点。

即将迎来50岁的马斯克,已到知天命之年,但显然,接下来的日子,他将与更多批评的声音相伴,与更多孤独和痛苦相伴。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